言語

文告

Category: 文告

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针对首相宣布放宽资金市场的改革措施发布文告

 |  June 30, 2009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对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今日宣布一系列放宽资金市场的改革措施表示欢迎,并认为这将有效地提升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

在新的改革措施下,新的上市公司,今后无需面对30%的土著股权规定。首相的宣布意味着30% 土著股权今后将是政府的一项“宏观目标”,不再强制个别非土著公司让出30%股权,这也是商联会向来促请政府贯彻开明亲商政策的其中一项建议。商联会认为,此开放条例必将解除个别非土著公司多年来所遭遇的困扰,进一步提升国家的竞争力和生产力。

外资方面如今也无需获得外资委员会的批准,即可与非土著进行任何价值的产业交易,但涉及土著利益或政府拥有的产业,如价值超过2000万令吉仍需外资委员会的批准。商联会认为,如果政府能更加放宽这方面的限制,将对引进更多外资和带动本地房地产需求发挥更大的功效。

商联会感谢政府对振兴我国经济所采取的具体努力。该会认为,在全球化竞争和贸易自由化的趋势下,政府开放资金市场的新条例将加强投资者对我国的兴趣,为投资者提供更大自由空间的投资环境。



针对首相宣布废除27个服务业土著股权固打限制发表文告

 |  April 23, 2009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总会长
丹斯里钟廷森发表文告

(23-4-2009)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昨日宣布废除27个服务业的土著30% 股权固打限制的决定深表欢迎,并认为此举有助于塑造更加开放的经商环境,增强工商界的信心,特别是吸引外资,从而带动我国经济,进一步巩固我国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商联会对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充满信心,并相信国家经济的开放和改革正逐步进行中。

商联会于上周五召开第63届常年代表大会,本人在致词中吁请政府采纳更加亲商和开放的政策,包括整顿一些不利于促进投资,包括外国和国内投资的政策和准则,以便更加务实的协助工商界。商联会也在该开幕典礼后和首相进行闭门会议,并讨论各项相关课题。

有鉴于塑造一个安全的马来西亚是当务之急,商联会也建议政府进一步加强警察部队遏制罪案如抢劫、盗窃、绑架、攫夺、和贩毒的努力,包括调派更多警员加强巡逻,以保障国民和游客的安全。全国总警长丹斯里慕沙日前宣布由即日起,全面向罪恶宣战,并将在吉隆坡推行的“扑灭罪案行动”扩展至其他4州,即雪兰莪、槟城、霹雳和柔佛,通过增加巡逻、日夜在公共场合搜捕干案者和检查可疑人物等,致力遏止罪案进一步恶化。商联会对警方采取的防范罪案措施表示欢迎。

商联会对政府积极响应该会的建议表示感激和支持。由于我国正面对金融风暴的严峻冲击,商联会也期待政府采纳更多有效和务实的政策,这将促使马来西亚在国际平台上,更具吸引力及活力,以号召投资者和游客前来投资及观光。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对“商联控股有限公司告股东书”的反驳和澄清

 |  July 26, 2008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对“商联控股有限公司告股东书”的反驳和澄清

(26-7-2008)

商联控股董事部不久前发了一份“告股东书”给所有股东。其中多项提及与商联会的关系及当年沙巴州政府拨地的事宜,以及商联会目前可能采取的行动,其中多有不正确之处,似是而非,有欠公允。有鉴于此,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商联会)谨此发表这篇文告,以正视听。

1.商联控股是怎样来的?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仅是轻描淡写说,当年华社因面对新经济政策压力,为求突破困境纷纷设立控股公司,商联控股仅是应运而生的控股公司之一,还暗喻聚集华人资本无法达到经济自救的目的!

事实上,商联控股是商联会呕心沥血的结晶,当年是将争取到的土地交由其全权控制的投资臂膀-商联控股属下子公司商联帝沙去进行发展。商联控股并在商联会历届领导人秉着大公无私的精神下,监督及苦心经营,业务得以稳健发展,否则商联控股也不会生存到今天依然是一家引人注目的华资公司。

商联会常务委员会于1981年5月21日正式注册“商联控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一亿股,每股一令吉,发行及缴足资本两令吉,发起董事黄文彬(会长)与刘南辉(署理会长)代表商联会各持一股。同年5月24日商联会常务委员会会议报告,公司注册印花税及费用2万8千元乃会长黄文彬代商联会垫付。

1981年6月28日,商联会第35届常年代表大会还郑重追认核准成立商联控股,并授全权予常务委员会处理有关事宜。

1984年7月28日,商联会与商联控股联合成立的全国公开招股委员会展开招股运动,以发售49,404,998普通股,每股售价1令吉。商联会和商联控股全国招股委员会当时也在各华文报章郑重刊登一篇题为“力争上游,开创机运”的联合宣言。这是商联会和商联控股的联合宣言。宣言列出创立商联控股的缘起和商联控股承诺承担的6大重点任务,并由各有关负责人在全马各地发表演说阐释创办和发展民族大企业的历史背景及其重要性。目前商联控股顾问及商联帝沙董事主席丹斯里颜清文就是当年商联会的义务总秘书及招股运动的主要负责人,还有多名目前商联控股及商联帝沙的董事和大股东,包括张福财和杨耀才也是当年招股委员会的成员。在全马各属会及华社的积极响应下,历时一个半月的招股运动取得了圆满成绩,申请股份成功者共有25,184份,绝大部分都是小股东。

2.商联会、商联控股、商联帝沙种植,三者是怎么样的关系?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说:“商联控股是商联会筹办的、“催生的”,商联会在商联控股没有股份,所以主权并不属于商联会。商联控股是一家以华资为主的控股公司,依公司法令注册成立的。商联帝沙是商联控股的联号公司。商联控股在商联帝沙拥有约29%股权。”

这也是不正确的,把三者密切的历史关系淡化到几乎随时可以切断,也没有交代为何目前商联控股拥有商联帝沙股份仅剩下约29%。

商联控股是商联会一手创办的。商联帝沙是商联会争取到沙巴政府拨地后,授权商联控股与沙巴州政府代理机构KPD进行种植联营计划而设立的子公司。商联会拥有的商联控股持有51%股权,KPD持有49%股权。

开始时,商联控股的董事部成员及代表商联控股出任商联帝沙的董事全是商联会委派出任的,1984年商联控股公开招股后,董事部的成员依然是商联会推荐出任,因为股东们的信任和支持,多年来亦复如此。在商联会大公无私的主导和护航下,商联控股和商联帝沙走过了发展的岁月,这种关系远远超越了纯以股权作为衡量的关系。由此可见,当年商联会与商联控股本是一家亲,而今商联控股一些领导人却以股权来划清关系,犹如孩子长大后不认父母,令人心寒!

1987年,KPD 将49%股权出售给商联控股,此后商联控股拥有商联帝沙100%股权。为何商联控股目前只拥有29%商联帝沙的股权?由于2000年3月商联帝沙上市,商联控股在商联帝沙的股权减至42.68%。其实拥有42.68%的股权,商联控股还是牢牢控制商联帝沙这家上市公司。然而商联控股目前只剩下29% 商联帝沙的股权,致使商联帝沙变成为商联控股的联号公司,而丧失了商联帝沙的控制权,这点商联控股管理层应该作出令人信服的交代。与此同时,商联控股及商联帝沙一些董事的拥股大量增加,是否符合一切法定程序和条例,也应加以说明。

3.商联控股风波是怎么一回事?

陈凯希先生是商联会的中央理事及商务组主任。他出任商联控股董事前后 17 年,直至2007年9月28 日在商联控股股东大会上与董事部主要领导人发生争执,结果寻求蝉联董事落选。甫后双方展开文告战,争执不下,也不幸演变到一些商联控股领导人入禀法庭起诉陈凯希先生毁谤的地步。商联会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于是出面调解,希望以和为贵,平息风波,也提出为小股东争取更佳利益的方案,可惜无法取得商联控股和商联帝沙一些大股东的积极配合。

另一方面,更不幸的是商联控股一些高层人士的公开言论,不但歪曲了史实,并严重伤害到商联会的尊严和公信力,引起了华社广泛的关注。商联会各属会同人深表不满,认为商联会应挺身而出,厘清真相,还我公道。职是之故,商联会中央理事会于今年5月10日会议议决通过法律途径加以追究,这项决定也已得到商联会6月28日第62届常年会员代表大会的核准。

4.商联帝沙在沙巴州的17,000 依格土地是怎样来的?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说:“1981年商联会会长丹斯里黄文彬向沙巴州政府申请种植地, 到了1982年年底,州政府同意拔17,000依格地供KPD(沙巴州一家合作社)和商联会催生的商联控股联营,到了1983年,州政府直接把17,000依格土地批给商联帝沙,KPD在商联帝沙占股份49%,商联控股占51%。1984年,商联控股向合众银行借100万令吉缴交土地费后,那片17,000依格的土地,正式成为商联帝沙名下的产业。”

事实的情况是,1981年7月17日,商联会与沙巴乡村发展局(KPD)签署了一项历史性的联营园丘计划备忘录, 双方同意联营发展由沙巴州政府将拨出之两万亩左右的土地,奠定了拨地的基础。

1982年12月14日,沙巴首席部长公署正式发出拨地函件,清楚列明17,000依格地是供KPD和商联会联营 (根本没有提到商联控股)。

1983年4月22日,商联会会长黄文彬正式通函KPD, 告知本会已指定其投资臂膀-商联控股有限公司代表本会处理一切有关与KPD进行联营计划事宜,并表明该公司已获得本会授全权进行备忘录所述的联营投资计划事宜。沙巴州政府是在商联会书面指定商联控股是其投资臂膀后,才同意把土地注册在商联控股与KPD联合成立的商联帝沙名下,这一切有函件及合约证明。丹斯里颜清文当年代表商联控股签署联营合约,这一切安排他最清楚,因此一笔带过说沙巴州政府直接把土地拨给商联帝沙,乃不符事实的说法。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指 “1984年商联控股向合众银行借100万令吉缴交土地费后,那片17,000依格的土地,正式成为商联帝沙名下的产业” ,但它又为何不坦白告诉大家,当年100万的贷款其实是在商联会领导人的联合担保下取得的!再说, 也因为这块土地是拨给属于非营利机构的商联会,沙巴州政府才同意仅征收每亩50令吉的优惠地价。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也说:“这块土地从一开始就是商联帝沙种植公司名下的产业,因此不属于商联会。”这是扭曲事实的说法,因为商联帝沙是受商联会信托而持有这块土地。

5.商联会要争回商联帝沙在沙巴的17,000 依格土地?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说:“商联会说要通过法律途径争回商联帝沙在沙巴州的17,000依格土地。”

事实上商联会是要秉公处理,通过法律途径,向商联控股当前一些领导人追究他们言行偏差,乖离事实,有负重托,为商联会讨回公道与应有的权益。

6.商联控股对商联会的资助

商联控股的成立,可说是商联会自1947年成立以来,不断谋求更有效服务广大华社的努力的一个新里程碑。商联控股招股成功及开始营业后多年,其董事部成员皆为商联会与各属会在任的主要负责人。商联控股是在商联会的孕育下诞生的企业,商联控股及其子公司在90年代至2000年代初给予本会会务发展一些资助和捐献,是应当的做法。商联控股董事部告诉股东们说,“当年回馈商联会的款额合计已超出一千万零吉”,是不符事实的。除了商联帝沙上市时资助商联会建会所基金二百万零吉外,其余约二百余万零吉,乃分期资助商联会付租金及一些特定活动项目的累积捐献与赞助总额。

1999年商联帝沙寻求上市,商联控股董事部决定发红股给董事,结果引起诸多股东的不满,因此董事们决定将所得红股回馈华社。 同时也有人发动号召小股东反对商联帝沙上市,而主张争取商联控股上市,引起一阵风波,当时担任商联会会长的丹斯里林源德于是请求商联会出面,协助平息风波。 因此,商联控股董事各别捐出商联帝沙总计673,000红股给商联会作为建会所基金,这不是商联控股公司本身的捐献,绝非是商联控股给予商联会的回馈。 商联控股告股东书说:“商联会要求商联控股再给予商联会约1,000万令吉的回馈,将影响股东们的利益。”

事实上,商联会从未正式表明要求商联控股公司本身付出任何数额的回馈。双方领导在探讨和解方案并未达致任何协议,如今商联控股董事部却单方面向股东们告白,对商联会极不公道。商联控股领导人显然是要把商联会摆在与商联控股股东们对立的位置上,转移视线,陷商联会于不义之地步。

商联会特此郑重声明,本会将在维护华社和小股东利益的大前提下,通过法律途径向商联控股当前一些领导人追究他们的言行偏差,为商联会以及众多的小股东们讨回公道及应有的利益。

/

7.“资本回退计划”对商联控股的股东有利?

商联控股董事部提出的“资本回退计划”是把商联控股在挂牌公司商联帝沙拥有的29%股权全部按比率分回给商联控股的股东。

分配的比率是:拥有商联控股股票1,000股,可以用其中900股换取到2,560股商联帝沙的股票。

商联控股引发的风波,从去年9月开始,演变至今已将近一年。风波开始之初,商联会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亲自从中进行调停,从去年9月到今年3月,前后进行不下10次的谈商。去年10月20日,商联会还提呈一份4点献议,并获得争执双造(商联控股领导层与陈凯希先生)的认可。这4点献议是:

(一) 建议由商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主席丹斯里林源德召开董事会议,议决把商联控股在商联帝沙所持有的约29%的股份,并寻求张福财先生和杨耀才博士将他们所持有的商联帝沙股份,一起集中出售,以期获得更高的价格。
(二) 聘请和授权商业银行或专业机构,出售上述股份。
(三) 商联控股约29%商联帝沙股份出售所得的现金,可由商联控股召开股东大会做出决定,是否要减资把现金发回给股东,或是投资一些新项目。
(四) 两造同意今后不在报章上进行争论。

商联会认为,上述4点献议,既可平息两造的争论,又可为商联控股的小股东争取更好的权益,可谓两全其美。可惜的是,虽然双方当时都表示接纳献议,但代表商联控股领导层的一方后来却未加以遵照。

商联会为了维护商联控股小股东的利益,致力协助寻找适当的买家,先后多次安排CIMB投资银行的高级执行人员与商联控股负责人会面。CIMB共联系了7家公司。据CIMB于今年2月28日报告,其中4家提供的献购价格,是介于RM1.07至RM1.21之间,比当时的市价RM1.02高。但是, 由于商联控股不肯发授权书给CIMB及提供详细资料,集中出售股份以获取更高价格的愿望,最后无法实现。

商联控股领导人安排的“资本回退计划”,显然是对大股东更加有利,并且进一步稳固商联控股某些人对商联帝沙的控制。对各别分散出售股票的小股东来说,恐怕是难以卖到较好的价格。

如果把商联控股、张福财和杨耀才的股份集中出售 (en-bloc),将获得溢价(premium), 也就是转让控制权的报酬,卖方将得到更大的收益。因此商联会认为,此项“资本回退计划” 并未能使小股东受惠,因此应加以反对。

8. 总结

商联会作为我国华人工商界的主要领导机构,负有重大的社会使命。商联会领导人当年秉持发展民族大企业的方针,以及大公无私的原则创立了商联控股。因此,商联控股现任领导层必须遵循,继续进行未完成的历史使命和承诺。

商联会特此郑重声明,本会是在维护华社权益,维护商联会的尊严,以及维护商联控股小股东利益的大前提下,逼不得已要通过法律途径,来纠正商联控股当前一些领导人的言行偏差,为商联会及众多小股东讨回公道及应有的利益。



««First   «Prev   67  68  69  70  71  72  73  Next»  Last»  


活动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