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

文告

Category: 文告

有关商联会及其属会与华总的关系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文告

 |  August 13, 2009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中央理事会于2009年8月2日在古晋召开第63届第2次会议议决,促请目前7个仍是有关州内中华大会堂或中华公会会员的属会,不再保留可能引起混淆的华堂会员籍。此项议决的原因,在于通过纠正一些技术问题,将主要华团组织结构合理化,让各主要华团平行运作,彼此间密切合作,以确保各司其职,共谋华社权益。

商联会的这项决定,引起华总的强烈反应。为正视听,本会重申基本要点如下:

  1. 我国华团必须与时俱进,以专业化方式来处理华社各个领域的课题,包山包海的态度是不切实际的。商联会不承认华总是华社的老大;从历史角度看,虽然商联会催生多州大会堂,但商联会也从不自称是华社老大。
  2. 我国主要华团如商联会、华总、董教总、7大乡团都是平起平坐的团体,专注于不同领域的事务,每个团体都不宜自认老大,高人一等。
  3. 上述4大华团组织应该互相配合,互相支援,为华社、为国家谋福利。
  4. 商联会所作的这个议决,我们看不出怎么样会分裂华社。以后各会之合作关系,主要是取决于领导人的心态。

 

丹斯里林玉唐对商联会违背先贤筹组各州华堂的目的之指责并不符合事实。商联会先贤当年是要各州中华总商会挺身而出,领导成立州内中华大会堂,以便协调华团组织,集中实力促进我国繁荣。根据商联会的记录,1976年本会领导人发函给各属会时强调,我国各州华人总商会除了争取华人在经济上之公平待遇,以及促进健全之国计民生外,对社会公益、慈善、教育、文化等事业之领导及推动,常占先鞭,事实俱在,均属不可抹煞之贡献,因此要求各州华人总商会出面策动及领导筹组州内大会堂。这份公函显示,商联会当时的领导层是要求各有关州的中华总商会负起领导及协调州内华团的责任。1983年各州华堂筹组及申请注册堂联会一波三折,多年未获批准,至1990年丹斯里林玉静出任雪华堂会长后作出多番努力,在商联会总会长丹斯里黄文彬与当时出任内政部政务次长的黄家定大力协助下,终于克服重重困难,于1991年得到批准注册。堂联的成立是随着各州中华大会堂组织就绪后理所当然的结果,唯堂联较后改称“华总”,自视为华团的龙头老大,是否符合历史事实?商联会的先贤们从未有筹组华堂作为涵盖政、经、文、教全部领域的华团总机构的念头,华总也从未与商联会、董教总等主要华团讨论以它作为总协调机构的想法,因此指商联会违背先贤意愿是完全错误的。

具体言之,政治以华基政党为主;商联会主导全国经济领域的事务;华总、董教总和七大乡团则主导社会、文化和教育等事务,彼此分工合作,集中资源和力量,在专业领域进行策划和研究,这样才能提出更有建设性和说服力的建议,为华社谋求公平的发展。我国华社组织系统需要巩固加强,首先必须解决一些令人混淆的会员籍问题,将组织架构合理化,并由各主要华团协商建立一个健全的协调机制,以确保“各司其职、共谋整体发展”的模式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
2009年8月12日



总会长文告 - 有关商联会与华总及各州属会的架构与合作关系

 |  August 05, 2009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中央理事会于2009年8月2日在古晋召开第63届第2次会议,讨论事项包括有关商联会与华总及各州属会的架构与合作关系事宜。会议深入讨论了商联会与华总(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的历史背景渊源、组织架构及主要任务与会务活动重点事宜,并达致下列数项结论:-

1. 商联会与华总分别是各州中华总商会与中华大会堂的联合总会,在宗旨和组织架构上代表了不同领域,唯在捍卫及争取华社权益的立场上是一致的;

2. 华总的组织,源于1976年商联会倡组各州华人大会堂的运动。当时我国多个州属尚未成立华人大会堂,商联会于1976年6月26日在诗巫举行的第30届常年会员代表大会通过议决案,发动各有关州属华人总商会积极领导组织华人大会堂。商联会当时的总会长已故丹斯里李延年博士登高一呼,得到多州响应,包括吉兰丹、登嘉楼、森美兰、马六甲、吉打、砂拉越、沙巴等先后成立中华大会堂。1991年大会堂联合会几经坎坷情况下终于得到内政部批准成立,当时的商联会总会长已故丹斯里黄文彬是幕后大功臣之一。

3. 商联会与华总两会在参与提升华社政、经、文、教等方面发展的努力,与董教总、七大乡团总会以及华基政党所扮演的相同重要角色,彼此相互配合,殊途同归,皆是华社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

4. 上述主要华团(政党除外),在处理各别所主导的领域方面,虽然是各司其职、各谋其策,对本身主导的领域事务常占先鞭,作出了不可抹杀的贡献,唯彼此间亦相互辅助及支援,才得以完成任务。具体言之,商联会主导全国经济领域的事务;华总、董教总和七大乡团则主导社会、文化和教育等事务,彼此分工合作,集中资源和力量,在专业领域进行策划和研究,这样才能提出更有建设性和说服力的建议,为华社谋求公平的发展;

5. 基于一些历史因素,商联会目前有七个属会仍是有关州内中华大会堂或中华公会的会员。商联会中央理事会咸认,这乃属技术问题,并促请各有关属会进行处理,不再保留可能引起混淆的华堂会员籍问题,最终的目标是通过纠正这些技术问题,将主要华团组织架构合理化。商联会中央理事会也咸认,各主要华团平行运作,彼此间密切合作,将能确保各司其职,共谋华社权益的模式稳健发挥效能,同时也吁请各有关方面正面看待这一善意的改革方案,勿将之诠释为制造分裂的行动。

6. 商联会不反对各属会的个别董事或会员以个人身份参与各州中华大会堂的活动。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
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
2009年8月5日



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针对首相宣布放宽资金市场的改革措施发布文告

 |  June 30, 2009  | Posted in 文告  |  

Share |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对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今日宣布一系列放宽资金市场的改革措施表示欢迎,并认为这将有效地提升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

在新的改革措施下,新的上市公司,今后无需面对30%的土著股权规定。首相的宣布意味着30% 土著股权今后将是政府的一项“宏观目标”,不再强制个别非土著公司让出30%股权,这也是商联会向来促请政府贯彻开明亲商政策的其中一项建议。商联会认为,此开放条例必将解除个别非土著公司多年来所遭遇的困扰,进一步提升国家的竞争力和生产力。

外资方面如今也无需获得外资委员会的批准,即可与非土著进行任何价值的产业交易,但涉及土著利益或政府拥有的产业,如价值超过2000万令吉仍需外资委员会的批准。商联会认为,如果政府能更加放宽这方面的限制,将对引进更多外资和带动本地房地产需求发挥更大的功效。

商联会感谢政府对振兴我国经济所采取的具体努力。该会认为,在全球化竞争和贸易自由化的趋势下,政府开放资金市场的新条例将加强投资者对我国的兴趣,为投资者提供更大自由空间的投资环境。



««First   «Prev   73  74  75  76  77  78  79  Next»  Last»